那时青春正年少

必发bifa88

那时青春正年少

| 0 comments

            第二次献血的经历

     
这次大概是在大学期间,具体是几年级我记不太清楚。印象中隐约记得有一个献血证,被丢掉在记忆中了。在回忆大学献血的经历时我感觉到大学生活是那么的苍白,我对大学的记忆好像不是那么清晰。我感觉是被大学上了,而不是我上了大学。在大学四年中,经历了两个城市的寂寞和空虚,懵懵懂懂的交了一些朋友,跌跌撞撞的经历了很多失败,迷迷糊糊的参加了很多集体活动,潇潇洒洒的谈了几次恋爱。没有伤痛就没有资格回忆,所以大学四年过得太没心没肺了吧。什么都没想,什么都没做,像一头懒散的野兽一样过着蛮荒的生活。即使被抽了血也不记得献给了谁,青春如同黄金般的血液遗落在了记忆的长河中。本来大学期间应该经历的失败和痛苦通通没有经历,我感觉我的血液不够有力,生命力日渐衰微。那个时候看不懂大城市的花开花落、云卷云舒。那个时候躲在自己的小楼里不问西东。那个时候处在身份的迷茫期,感觉自己像被撕裂了一样。那个时候没有对自己的将来进行深入的规划随波逐流,每每想起总是泪湿沾襟。那时候的血液是迷茫的血液,失去了它的绚烂色彩。那个时候在三流的高校过着四流的生活,挥霍着苍白的生命,祸害着自己的未来。那个时候以为上了大学就是人生的一个休息站,根本不知道这原来只是起点而已。

常常跟帅哥一起吃的大盘鸡

这一次忽然好奇起来,看着摞在一起的,一袋一袋有些暗红的各色血型的血浆,脑洞大开。突然想起《暮光之城》中的吸血鬼们,他们需不需要选择适合自己血型的血液吸食呢!

       
回想起我人生30多年的经历,献血的时候很少,但是每一次献血的时候印象都特别深刻。

感谢这合时宜的走神,让我没有“晕倒”!

          第三次献血的经历

     
记得是在单位上班3-4年以后的一个上午,突然外面血站请求我们支援,单位组织了一次集体献血,我当时参加了。多少年的工作之后,生活慢慢的变成了有条不紊、纹丝不动。献血这件事情正好给这一潭死水带来了一点点松动。在排队等待的时候都让人感到开心,我们可以面对面的跟前后左右的人大声的聊天、夸张的吹牛。我们畅想着自己的血液提供给了需要帮助的人,在他们生命的延续和病情的治疗中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我们的想法变得散乱、具体而零碎。这个时候的我们对生活充满了挣扎的希望,对自由的渴望从来没有如此热切过,我们总是想现在的道路并不是我们自己选择的,我们走到这一步完全带有极大的偶然性,兄弟们都是不甘心的。这是我们首次群体性的觉醒,我能感受到那股力量涌动在我们这帮80后的身体内,这股力量不仔细观察是感觉不到的,小时如春蚕吐丝,大时如马群奔腾,在那层薄薄的皮肤下面,蕴含着可以改天换地的力量。那个时候的我们已经刮了多年胡须,慢慢的在肩膀上感受到了重量,渐渐的双手的皮肤在起皱纹。那个时候我们正在走向人生的顶点,我们对未来有了自己的规划和认识,我们渴望自己做主开启新的生活模式。但是我们失去了勇气,我们是已经被磨掉菱角的石头,我们被家庭捆绑住了身体,我们上有老下有小不能再那么任性。我们对于世界的认识逐渐的趋向于理性和妥协,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这就是我到目前为止的三次献血经历,也记录着我的青春年少。

“献血”这个名词,每年在深冬年尾时段都会谈论一番,到底对身体有没有用危害呢!

            第一次献血的经历

       
刚完成高考以后,我们相约一起去同学家里面爬山,之前准备高考的期间特别小心谨慎,尽量避免流失一丁点儿精气神。所以那个时候从村庄里面到了我学校所在的城市打定主意献血的时候,内心是充满了神圣感的,漂亮的护士姐姐、洁白的献血车和一声声发自内心的表扬,是那么令人向往的美好。我内心里面还有另外一番打算,以前不知道自己的血型,想通过这次献血知道自己的血型。

       
第一次献血是我们兄弟五六个一起过去的,街边献血车的宁静被我们的到来打破了,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大家打打闹闹,真是少有的青春活力啊,那个时候献完血还能驱车去同学家里面爬山,在路上就把发的营养品瞬间吃完了。想想那个时候对世界的认识是非黑即白的,只认识书本上的世界,那个时候完全是一个毛头小伙闯天下的架势,那个时候敢于站起来在课堂上问老师问题,而且还不是问一次,不断的追问、不断的举手。那个时候为了取得好成绩,剃成光头以励志,那个时候每天晚饭后端一快餐杯水就又回到了教室继续学习,那个时候每天都能吃上喜爱的土豆小米粥,那个时候桌上的书堆得像山一样,只露了一双眼睛在外面。那个时候体育课就是个幌子而已,那个时候老师下课的时候总喜欢说:我再占用大家一分钟…直到下节课的老师把他赶走。那个时候爱情不叫爱情,叫暗恋。而总是隔一段时间换一个暗恋对象,那个时候真的不懂爱情。那个时候流行根据成绩换座位,换来换去遇到的都是很不错的同桌。那个时候就像西班牙斗牛士对面的公牛一样,总是充满了攻击的欲望,喜欢比、喜欢拼。那个时候体重从来没有超过一百一。那个时候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中国有多大。那时候巴不得自己像火箭一样远离出生和生长的地方。那时候嘴上的胡须还从来没有刮过。

还有“爱德华……”不吸食人血的正义吸血鬼们,以熊血液代替,能量能相似吗?他们的习性会因为生物血性的等级,心性会有变化吗?

上两次抽完血以后,晕晕乎乎地,赶快离开献血车,怕晕里面,那画面肯定糗大了!

脑袋一直別向窗外的我,只有一种感觉“疼”!疼的冒汗,小护士应该是为了缓解我的紧张,一直在说话,脑袋倔强的我,压根没有听到她说什么。还好!血液循环的速度挺快(应该与练瑜伽有关),一会儿袋子就满了。

自己都能听到牙齿打架的声音,手攥的都感觉快掐出血了,腿不自觉的想抖动(应该不会是冷的)。从来没有敢明目张胆地看着护士,怎么把针扎进血管的、也从来没有敢看着血液怎么汩汩的流进采血袋子里的。

经过一系列的量血压,测血等步骤。当最后站在抽血那个环节时,说实话三次了,还是有些晕眩、打冷颤、嘴唇发白(因为小护士一直都在说“不要紧张”),多亏是靠背椅,要不然肯定丢丑了!

一直晕血的我,第一次献血应该是基于打破这个魔咒的目的,激情昂扬的就上了战场,记得本来就紧张的有点哆嗦,小护士却非要我上称看看是否分量合格……

图片 1

看着眼前一袋一袋的血液鼻子前面好几种味道缥缈着!吃素食的会不会血液是清香甜润的!吃海鲜的会不会有大海的清鲜与氨基酸的鲜咸呢!食肉类的味道应该是糯糯的腥膻气吧!

一声你的“献血纪念品”,打断了我的遐想与忧思!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