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作天使守护你

必发bifa88

图片 1

化作天使守护你

| 0 comments

生活没有如果,如果可以重来,我不要做英雄,我要陪在她身边好久好久。

图片 1

“希希啊,这种东西是什么啊?重不重要呢,怎么又把东西放在枕头底下呀”奶奶在念叨着

吃过午饭,黎凤搬了把椅子到正对着太阳的门口,稍微倾斜靠在墙上,懒洋洋躺着,眯着眼睛,这不下了好几天的雨,终于出了太阳;阳光正好,适合睡觉,她的女儿黎果果坐在旁边玩着心爱的玩具。

在客厅看电视的我,蹦着进去看看,一只鞋子飞去了两米的远方。“终于找到了找到了,高考准考证,我说怎么找不到呢,啊哈哈哈哈”

本来是很安静的午后,阿凤是被一阵汽笛声给惊醒的,然后模糊的看到一辆蓝色的车从门口开了过去,车轮子压在了门口积水的坑,虽然她穿着很厚的棉裤,却仍然感觉到一点水渍溅到了上面,开车的人没有减速显然是没有注意到

“你啊你啊,老是把东西乱放,到时候想找也找不到,万一丢了重要的东西怎么办,下次一定要把东西锁在抽屉里啊,隔壁家的小毛孩经常过来贪玩……”奶奶就这样躺在床上不停地说啊说啊说啊。然后,我就跳上床,撒着娇,想着小卖铺的零食了。“吃那么多零食不好,你蛀牙老是不吃饭,你妈妈又该说我了”奶奶就这样一边骂着我,一边掏着口袋,拿出一些一毛两毛五毛零钱。给我两毛,我就看着不说话,然后又换了一张五毛的。这下就把我乐坏了,待会去上学,那帮同学又该羡慕我了……

“没长眼睛啊!”她起身,皱着眉小声的嘟囔着,来不及看清车具体是什么样子,拍了拍裤子,虽然不爽但还是躺下眯缝着眼继续睡觉

“上课了上课了上课了,下午是那个更年期的课,迟到了又该说……”舍友不停喊着。

“凤啊,果果呢?看到果果去哪了?”奶奶的声音从最里面的厨房里传出来

好久不见,奶奶。就让我一直睡下去吧,我不愿意醒来。至少梦里,还有你的溺爱。还是一楼的那张床,布置和当年一样。只是,梦里小学的我,却要找高考准考证罢了。我该有多么想念您?

阿凤皱着眉继续躺着假装没听到继续睡觉

奶奶的念叨,是我一生最温馨的梦也是我学会拥抱幸福的开始。

“你听到没有啊!!”奶奶却没有停,语气开始不耐烦起来“看看她去哪儿了,你的娃自己都不看好,都做妈的人能不能听点话”

不知不觉,奶奶离开我身边已经一年半了。这一年半里,我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我又在逃避这个事实。在兵荒马乱的毕业季,因为各种原因,需要用到高考准考证号。但是,到大学之后,那些东西我已经丢到十万八千里外了。在学信网查找无果,一直苦恼着。还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慌乱中的我无比希望可以回到奶奶身边。对呀,奶奶就像一个百宝箱,总会把我乱丢的东西整理好,也总会及时地让我找到我想找的东西。不然,梦里怎么出现小学的我找到高考准考证,然后又死皮赖脸的要零花钱呢?

“腿长在她自己身上,我能跟到她屁股后面跑不成”她转头望了望旁边,散落了一地的玩具,果果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知道,您一直都在一直都在一直都在,您总会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在梦里出现,陪我一起走。

大中午的能不能让我安心睡个觉?本来阿凤好好的心情被搅得极其的烦躁;她瞬间没了睡意,并不想听奶奶的话,也还是挪动的脚步,四处张望看看这小兔崽子到底藏到哪儿了

年轻的我,总是和家里有各种矛盾,和爸爸妈妈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唯独对着奶奶,无论她说什么,我都不反驳奶奶因为也不会骂我。大一那年新年,寒假回家,每天忙着同学聚会朋友出游,分享大学的各种新奇。而每个晚上回到家,奶奶总是点亮大厅的灯在门口坐着等我,有时候大门关起,如果不是走进,可能都不知道门口有人在。有几次,我走过去,奶奶说话,把我吓到了,开始埋怨几句。那次开始,奶奶都会把小门打开,有点灯微斜射出。“奶奶,你怎么还不睡觉,很晚了”有一天晚上,去玩回到家,就这样蹲在门口聊天。“你们去玩那么晚斗还不回来,待会你妈睡着了门又锁了,你该挨骂了,你哥都还没回来……”我笑着说“没事啊,我们自己回来就好了,又不是小孩子,不会迷路的啦”“家里点亮一盏灯,你就不会怕黑了,还早还早,我也还不困”其实,在远处就已经看到奶奶在门口打盹了。

他们家到阿凤的孩子已经是第四代了;奶奶80多的高龄身体也还挺硬朗,都还能下地干活,果果今年五岁了,阿凤21岁那年生的她,孩子他爸是个老实人,也有个挺傻气的名字叫严铁柱,好像是听说他爸妈希望他成为家里顶梁柱才取的这个名字吧!丈夫在她的眼里一直是个傻里傻气,不怎么说话的老实人,是邻村的,经别人介绍认识,没见过几面便结婚了,阿凤妈妈说,人老实就好,这样你才不会被欺负;阿凤生下来就有癫痫病,小的时候还经常发病,口吐白沫,四肢抽搐特别吓人,上了一个星期不到的课就被送回来了,因为老师们都害怕这样的阿凤,出了什么事谁都是担当不起的;直到成年,她这个病的发病次数才减少了一些

那年初八,和爸爸吵架了。本来打算初十再到市里参加同学聚会的,就这样匆匆地走了。奶奶还是在门口,拉着我的手,“还没开学就多住几天吧,陪陪奶奶也好啊,你爸再错,他也是你爸啊,血浓于水……”她看到我要走的决心,也就从了。拉着我手,塞了五十块到我手上,“奶奶都还没有好好看看你,奶奶没什么钱,你拿着加点菜吃,别那么省,你看你都瘦了,一个人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现在远了,不像在市里,可以去姑姑家吃顿饭喝碗汤……”“不说了,奶奶,你要注意身体,我暑假回来陪你半个月,到时候买葡萄干回来给你好不好。”“奶奶不用你买,家里都有,你人回来就好了,留着钱,多吃点饭,都瘦了那么多……

“果果,果果……”阿凤扯着嗓子喊了半天,这丫头始终没有答应她半声,本来的好心情也是越来越差

车来了,我就拿着书包,往外走。她又一次拉着我手说“有空多点回来,奶奶可能撑不到暑假了,要多点打电话回来和奶奶聊聊天,打你伯母家吧,或者阿凤家,我都能接到……”就这样,我走了。

从屋旁边上坡,屋后是个空宅子,好像这几年挣了钱一家人都给搬到大城市,这个宅子就这样空了下来,空宅子的隔壁是阿凤小时候一起玩的幺妹家,幺妹小的时候可喜欢跟在她后面,她叫她干什么就干什么,而现在她却在大城市上班,生活的也越来越好了,阿凤这才发现原来那辆车是她家的,阿凤仔细的看了一下蓝色的,连车牌都没有,估摸着应该是辆新车吧!

如果我知道,这是奶奶和我的最后一次对话,那么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留下来陪她,和她分享我看到的世界。用尽我所有力气,陪她唠叨日常。

阿凤依旧叫着果果的名字,她终于从幺妹的屋里走了出来,嘴里还胡乱塞了一满嘴的零食,手里还拿了一些,然后她看到后面跟了一个人,她心里还在这样想着是不是幺妹回来了,一抬头就看见幺妹站在果果的后面

二月底,开学了,我回到广州。四月底,大二也快到来了,社团换届改选,各种活动还有外出兼职,已经让我忙得不可开交。那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一直很烦躁,却又找不到原因。我就和舍友说,希望部门快点改选交接好,还有这个档期的兼职快点结束,月中我想回趟家,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想回家看看也很想奶奶了。

“阿凤姐,果果在我们家,你就放心吧!”她露出淡淡的微笑,穿着很高的鞋子,比穿平底鞋的阿凤足足高了半个头

五月初的周一晚上,我梦到奶奶了。梦里,奶奶和我说,她好累,想睡一觉,让我以后开心地过下去。我说,奶奶你这是说什么傻话呢,我过几天就回去看你,让我忙完这几天。但是,任凭我怎么叫奶奶怎么推她都没有醒过来,接着就是害怕,一直哭一直哭……第二天早上,醒过来还是满满的忧伤。中午,我就打电话回家给爸爸,不过爸爸不在家,没法让奶奶接电话,问候一番,感觉无大碍就挂了。打给伯母还有邻居阿凤家都无法接通,那时候心里想着,等我上个月兼职的工资发下来,要帮奶奶标配一台手机,就方便了。接下来琐琐碎碎的忙碌,冲淡了晚上的梦。

阿凤从头到尾扫了她一遍,她的脸报的跟面粉是的,嘴巴也涂了口红,眼睫毛上好像还涂了什么东西;她的心情糟糕透了,还是点头对她笑笑

如果你想一个人,一定要第一时间去找到他,然后用力拥抱。

然后转头对果果说“走,回去了”弯腰牵起果果的手

对呀,离开家的时候,我一直都没有给奶奶打电话,真的是不孝,估计奶奶应该很想我了。那时候决定,上完这个星期的课,就回家陪奶奶几天。心里这样想着,前一天晚上的不安和惶恐都驱散了。过了两天,星期三的早上,院长在讲台上滔滔不绝地讲着《经济学原理》的内容,枯燥无味是肯定的。九点多拿起手机,打开微信,刷了一下朋友圈,再返回去,就看到姑姑在我们一家人的群里弹出几行字,奶奶早晨六点走了……

果果有些不情愿,阿凤便瞪了她一样,她不再反抗,乖乖的跟着回去了;路上这才想起来已经是腊月初了,然而这个小村庄没有一点即将过年的气氛

手机掉在地上,眼泪不断地涌出来,舍友帮我捡起手机,我就往课室外面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我才不信呢,笑话,奶奶的手机我都买好了,我还要让奶奶夸我长大了呢,爸爸前几天不是说奶奶没事吗,姑姑肯定骗我,笑话真是的……我跑到运动场,我还是不相信,老师让我舍友追出来看看我发生什么事了。我就抱着她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良久,我打开手机,重新去验证这个事实。舍友看见之后,就一直抱着我不停地拍着我背。我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拿起手机把姑姑发的消息删了,妈妈打进来的电话也挂了。我就在那一直哭一直哭,除了哭,我再也不会做什么。直到哭到声音沙哑,哭到我趴在舍友身上睡着了。后来的后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家里,参加奶奶的葬礼。我只知道,我看到奶奶冰冷的身躯永远地躺在那里,然后被别人放进棺材里。那晚,我让长辈们都回去睡觉,我一个人守在大厅里,陪着奶奶。和奶奶说了很多话,比往常都多,但是,奶奶永远都不会回我了。

“太奶奶,妈妈都不让我玩!”她嘴边的零食碎末还没有擦掉就寻找这奶奶告状;阿凤坐在门口完全没了睡意,清醒的很,脑子里都是隔壁幺妹的样子,时尚干净的衣服,化着妆,一年一个样,其实幺妹的妆容跟穿着还是简单大方的,但阿凤就是觉得跟个小妖精似的,她心想,幺妹已经完全不是当初她身后的那个小跟班了;阿凤看了看自己,干农活被晒黑的脸,穿着厚厚的臃肿的衣服,跟她比起来她就是一地地道道的农村人了。

奶奶,您怎么不等我一下呢,就几天。奶奶,您不是说要我暑假回来看你吗。奶奶,我想吃零食了,您能不能给我钱。奶奶,我晚上怕黑,您以后还要帮我开灯等我回来啊。奶奶,我的铅笔不见了,您看到了吗。奶奶,我橡皮擦不见了,您知道在哪吗。奶奶,我买手机给您了,开心吗,不能骂我乱花钱哦。奶奶,我现在可以赚到钱了。奶奶,过年您给我的红包还在呢,不舍得花。奶奶,您给的那五十块,我也一直没有花……奶奶,你回一下我,好吗?我有好多好多话想和您说。

她叹了口气,脑子里开始浮现出如果是她画着精致的妆,头发弄成幺妹那样,穿着跟幺妹一样的衣服是什么样子,随即她赶紧摇了摇头,赶走脑袋了这些奇怪的想法,跟个“妖精”似的,有什么好。

和人告别的时候,用力一点,因为你多说一句话,是不定是最后一句,多看一眼,弄不好是最后一眼。

下午的时间,奶奶听说幺妹回来了,便上去看了看,阿凤没有跟去,觉得坐在门口晒太阳比这好多了,果果却是屁颠颠的跟在后面去了

时光就定格在奶奶拉着我手,让我多点回来多点打电话给她的那个午后。如果时光倒退,我愿意用我的十年再换取您的一年。我有一万个后悔,也无法挽回那个遗憾。如果有如果,我不会那么任性地和爸爸吵架,然后提前离;如果有如果,我不会去参加什么同学聚会,我会好好待在您身边,听您唠叨;如果有如果,我一定会在梦到奶奶走的那个晚上,就赶回老家,然后站在她面前说,奶奶我回来了……

回来的时候奶奶笑的很开心,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果果跟在后面,她想里面有不少好吃的

原来,总有一些人,再见就是永别。

“还真别说,幺妹真是越长越水灵了,找了个男朋友好像还挺有钱的,车都开回来了,也不像小的时候那么不爱说话了……”回来后奶奶居然不停的赞美起来,还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才去了一趟她家,一袋子吃的留给收买了,去年回来什么都没带,不知道是谁说她小妖精来着,现在却开始不停的说起好话来了

一直没有勇气,回忆关于奶奶的点点滴滴,因为害怕,害怕自己会哭,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每次听到身边的人说家里还有奶奶健在的时候,心里所有的羡慕都只化为一句话“多点回家看看,家里的老人”。这句话,我也曾经听过。而,当自己说出和听到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心情。

阿凤不说话,低头摆弄着手机;果果吵着嚷着要吃,奶奶搬了把凳子坐到边上,从袋子里拿了一袋吃的出来,然后剩余的放到里屋的橱柜里,果果也听话的搬出来小凳子,眼睛发了光似的盯着;“妈妈,我要吃,你给我剥”果果举起一个像核桃却又不是核桃的果子递给到了阿凤的面前,示意要让她给剥一下。

一种是羡慕和遗憾,一种是幸福和希望。

“要吃自己剥”阿凤抬头瞪了她一样继续玩着手机

真正的放下,不是忘记,也不是逃避。而是,和过去和解,和过去握手。把对前人的思念和遗憾,弥足眼前人。奶奶,我知道一定在天上的某个地方,默默守护着我。不然,您怎么会在我最烦的时候,出现在我梦境了,陪我说话呢。所以,我的悲伤和烦恼,您还是会陪我走过。那么,我的成功和快乐,您也一定能看到,对吧。亲爱的,加油。

“哎呀!你这孩子,要吃就给她剥嘛”奶奶麻利的抢过果果手里的果子剥来了一个递了过去,“幺妹这孩子小的时候还常跟你一起玩呢!没想到一晃都这么大了,要你没有这病,应该现在也到大城市去了”奶奶叹了口气,这话让阿凤的心里越发的不爽

“我现在过得怎么就不好了,有吃有喝的”她的语气充满了不耐烦,“早知道我会这样,当初还生我干什么?”

“哎……你这孩子”

奶奶的话还没说完,她就进了屋拉过被子躺在床上,真是让人心烦意乱,小的时候因为这个病她没有上学,那时候的她觉得没什么不好,家里有吃有喝的,还不用写作业,别提有多爽了,而越是长大越觉得读书也还是个挺不错的事,只有上学邻里回来的孩子们才会有共同话题,会跟她一起玩

阿凤躺在床上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中午留下的不愉快也睡没了,去城里干活的妈妈回来了,她翻了个身,听见妈吗跟奶奶在厨房忙活的声音,果果看动画片的声音,随后便掀开被子起床准备吃晚饭。

这个小山村渐渐的热闹了起来,在外面打工的年轻人一个两个的都回来了,爸爸跟果果他爸柱子打工的也都回来了,四代人聚在一起,奶奶都是喜笑颜开的

几个星期后的腊月24小年,柱子他爸他妈,也就是阿凤的公公婆婆过来一起团年,这么大一家子热热闹闹的,午饭准备了一上午,忙上忙下的,不过看起来大家都很开心,吃饭的时候也都有说有笑的,阿凤吃完饭坐在火炉边边看电视边烤火,农村家里都是没有空调的,吃过饭大家会围在火炉的四周,一起说说话看看电视,女人们都吃完放坐在一旁,男人们还在喝酒,不知道是不是喝醉了,到最后竟然吵了起来

“亲家,你当初我家柱子入赘你家的时候你可是跟我承诺来着,生两个孩子,一个跟你们家姓,一个跟我们家姓的,现在好了,你看果果都五岁了”公公的脸很红,很明显似乎借着酒劲说着不好怎么开口的话

“话不能这么说,你看我们家凤身体这个样子还遗传这个病,到时候又生个病娃怎么办?”

“果果都这么大了活蹦乱跳的也没什么事啊!凤也才26岁,再生一个我们也可以帮着带带”

“你们也要为我们家凤考虑考虑啊,要有这个条件早就生了,谁不想要个儿子呢······”奶奶站起身,有些激动,女人们也都停止了聊天,大家对这个话题好像都很在意

阿凤记得当初婚礼的前夜,妈妈把她拉到一边,跟她说结婚以后只能要一个孩子,她问为什么,妈妈说,你傻啊,只有一个,我们从小带到大,他们想要也要不走,柱子的孩子在这,他也自然不会跑到哪儿去,你还有个病,将来要是我们都老了,还有人照顾你啊;两个就不一样了,要是你第二胎生了个儿子,跟了他们,他们有了后,说走就走,以后谁管你?你第一胎是个儿子还好,要是个女儿,以后嫁出去了就更没人管你了。

阿凤一听,就得妈妈也说的在理,所以一直到后来结婚这么几年了,她也特别注意,只要了果果那么一个孩子

他们还在激烈的说着,声音越来越大,你一言我一语的;阿凤坐在旁边没有做声,柱子也是,好像讨论的不是我们俩的事

“你们问问柱子跟凤,看看俩孩子是怎么想的”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话所有的目光便集聚到他们身上来

然后阿凤便感觉她的身体不受控制,身体一抽一抽的,听到他们激动的叫阿凤的名字“凤,凤·····”然后阿凤就这样被爸爸报到卧室里,身体一直在抖动,好一会才平静下来,她这才感觉到自己能控制自己了,她索性就没有出去,躺在床上也算是躲过了一劫,外面渐渐的也平静了下来,阿凤躺着躺着也便沉沉的睡了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这场原本热热闹闹的家庭聚会就这样不欢而散了,公公婆婆见阿凤这样也没有为难就走了,走的时候脸色阴沉,极不高兴的样子。

起床穿好衣服,走到火炉房的时候,门是关着的,她好像听见里面,爸妈在对着柱子说着啥,也听不清,后来只听到柱子说了一句,我过来你们家这些年,什么都是我买的,孩子的学费,课本费,新添的家具,凤穿的用的,我在外面也很辛苦,现在真的拿不出那么多钱来······。

柱子的声音有点大,有点急,他一般很少会跟家里用这种语气说话的;阿凤站在门外有点冷,推开门走了进去,她发病大家都是见怪不怪的了,大家抬头她了我一眼,但是并没有因为她的进来而停止了这个话题

她这才知道,奶奶跟妈妈想把厨房装修一下,就跟柱子说想要他拿出三分之二的钱来,妈妈说,你是家了的顶梁柱,你不拿这个钱谁拿?然后柱子就开始急了,支支吾吾的说不过丈母娘,大概意思是他想存着钱以后给孩子用

后来柱子便沉默了,坐在里面一言不发,这个小年过得很憋屈,这事那事的每次都是闹得不愉快的散场,一直到晚上睡觉,柱子都不开心,阿凤也什么都没说,装修这事她也管不着

大年三十的前一天,家家户户的开始贴对联啊,挂灯笼,大扫除啊什么的好不热闹,阿凤和柱子到集市上去采购吃的用的,村上已经有了热闹的景象,集市的热闹的氛围更加的明显,什么买瓜子花生的爆竹的吆喝声特别多,还有一些平时不怎么见到的新奇的玩意,她的心情也格外的好,柱子也是,从街头到街尾买了菜,买了零食,年货什么的一大堆,柱子跟在后面提着,阿凤完全被这些玩意给吸引了,完全没有注没注意柱子提这么多东西累不累。

“柱子,你看这件衣服好看吗?”阿凤望到对面街上窗户里挂着一件红色的羽绒服。

柱子顺着我她指的方向看过去,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我回来的时候已经给你买了,还有衣服呢!还不用买”

阿凤有些不开心了“就去看看嘛,不一定要买”不等到他回答,她就走到了对面马路的店里,柱子还是不情愿的跟了上来

“妹子看上这件衣服啦?跟你说这衣服你穿上绝对好看的,看在大过年的份上,打个对折,也就278块”服务员热情的介绍着,她拿着衣服转头看了一眼柱子

“凤,听话,我手上也没钱了,都买了东西了,也就几十块了,够租车回去了,没钱给你买衣服了”

“哼,不买就不买,我也没说要买”阿凤放下衣服,噘着嘴气冲冲的跑出了店,柱子提着一堆东西,赶上她的时候喘的上气不接下气;柱子随即租了一辆车回家,一路上,阿凤都是板着脸一句话没说,柱子知道她生气了,这么几年的相处,他知道她生气了就不要惹她,他也是个不爱说话的人,一直到家他们俩一句话也没说。

其实阿凤今天一天都没怎么搭理柱子,倒不是因为买不买那件衣服,只是放不下架子跟他说话,直到晚上睡觉没有别人的时候才跟他说话,关系才缓和一些

大年三十那天才是真正的热闹时候,那天天气也都很好,太阳好像知道今天是过年一样,外面鞭炮声从早上起来到中午的团年饭就没有停过,一副热闹的景象,果果跟隔壁的小孩放炮竹玩的可开心了,家里忙里忙外吃完饭之后已经接近晚上六点,她去洗澡,换个衣服,今天晚上不比平时的晚上,今天晚上可是个热闹的夜晚

洗完澡之后,家里没有人,奶奶他们估计是串门去了,阿凤听到柱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门口的灯开着,我走到门口看到柱子在跟人说话,还挺开心的样子,走近,才发现是幺妹跟她外地那个男朋友,不知道带了什么东西送过来,站在门口也没进来,柱子笑的挺开心,她没有走到他们的边上,转头走进了火炉房,坐在火炉边坐下打开电视;不一会儿,柱子也跟着进来了,端着一晚茶叶蛋,说是幺妹妈妈让端过来的,然后聊了几句

柱子说幺妹越来越漂亮了,人也能干,好像现在是什么设计师?他也不懂,他男朋友也挺厉害的,连车都买好了

柱子一边给炉灶里面添着柴火,一边说着,阿凤看着没有搭他的话,他却越说越起劲

“哎呀,行了,你是不是后悔娶了我这个什么都不会的人?身上还带这这种病?”她不耐烦的说道

“你又扯到那里去了,我就说两句怎么了?”柱子站起身

“严铁柱,我跟你说,你可是入赘到我们家的,没我你连老婆都讨不到·······”

“行了你,我到你们家不是当牛做马的,什么都没有还处处被你们压着,我都快受不了了”说完便丢下柴火,便向门口走了过去

“站住······”这是他第一这么大声的跟阿凤说话,她愣了一下,跟了上去

她不知道踩到了什么,感觉到脚一滑,,顺势重重往前倒地,然后感觉身体便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阿凤知道,她又发病了,她看到柱子慌张的转过身来叫着她的名字,声音盖过了电视机的嘈杂声,随后她就没有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阿凤是在医院,妈妈坐在我的床边愣神,眼睛红红的,好像哭过,果果在旁边安静的坐着,不跑不闹的,我感觉我的身上动一下就疼

“奶奶,妈妈醒了,妈妈醒了”果果欢快的声音叫醒了还在愣神的妈妈

“妈”我叫到

“醒啦?”妈妈紧张的凑了过来“还疼吗?”

“疼,动一下就疼”

“果果,快去给妈妈倒杯水”妈妈转头跟果果说;果果很听话的从桌子上倒了一杯水递了过来,喝了一小口就放下了

妈妈说她昨天晚上摔了一跤,流产了,还发了病,这个孩子没能保住,才一两个星期,要不是这么一闹,估计得一个月后才能发现,不过也好,都不用担心他就掉了,这可不是我们不让生的啊,柱子的胆子越来越大了,我昨天狠狠的说了他一顿······

阿凤听的一愣一愣的,这个大年初一她就失去了一个孩子,柱子常年在外打工,每年过年才回来一个多月,这么注意,却还是怀了,也还是走了,她想这是老天的安排吧,也怨不得他们

阿凤又浑浑噩噩的睡了一会,奶奶没过多久就回来了,却没有看到柱子,奶奶说他不是早就提着饭回来了吗?等了快一个小时,柱子还是没有回来,奶奶有些不耐烦了,但打他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她心里开始有些不安,后来奶奶又出门给她买了一份饭,柱子再也没有回来过,电话一直打不通

出院刚到家的那天,公公婆婆就杀了过来,很生气,很愤怒的样子,阿凤牵着果果躲在里面

“没想到你们家这么对我儿子,还教唆女儿连孙子都不给我们生,你们到底是安的什么居心”公公上来就骂,声音大的不得了,也不管别人听不听得到

“我们家咋了?我们家就这么一个女儿,肯定希望她好,再说了流产又不是我们造成的,你们儿子跟我女儿吵架害的她都住院了,我还没找你算账,你们倒是先找上来了啊”阿凤妈妈也不甘示弱,瞪着眼睛一点也不输气势

“还有理说了,不是你们长期这么压着他,他这个性子能跟你家女儿吵架摔倒吗?”

两家吵得越来越厉害,围观的群众也越来越多,阿凤在里面牵着果果有些害怕的样子,但是她一直没有听到柱子在的声音,她想大概是那天柱子听到了她跟妈妈的谈话了吧

“妈妈,我怕,奶奶跟外婆吵得好凶,爸爸呢?我好多天没看到爸爸了”果果带着哭腔看着我

“别说话,我怎么知道你爸去哪里了”果果哭了起来,眼泪止不住,阿凤怎么吓她哄她都没有停下,外面的争吵声,屋里的哭声,还有围观群众看热叽叽喳喳的议论说,这个年过得真是糟糕透了

“要不是我儿子拦着不让去,那天我都想到医院问问清楚,这下好了,我们儿子年都没有过完就走了,都是你们害得”婆婆哭了起来,作势要扑过来,围观群众赶紧拉住

阿凤妈妈也不例外,也一副要扑上去的样子,最后公公婆婆是被拉到了邻居家,阿凤爸妈坐在堂屋,奶奶在一旁也哭了,邻居在劝着,阿凤在里屋始终没有出来,果果哭着闹着也累了,睡在床上眼里还挂着泪痕

这场闹剧从中午回家一直到晚上才慢慢平息下来,公公婆婆最后还是被送回去了,走的时候嘴里还在骂骂咧咧的,邻居们也都散了,这个年过得一塌糊涂

火炉房里,晚上的气氛很压抑,没有一个人说话,最终是阿凤爸爸打破了这个沉静

“都怪你,就让凤生一个,事情就不会闹成这样了”

“怎么怪我,当初不是你们跟着一起商量才决定的,现在都往我身上推”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又开始吵了起来

“别吵了,还嫌白天吵得不够么?”阿凤吼了一句,一下子都安静下来,她摔门走出了火炉房,回到了卧室,卧室很冷,柱子应该再也不会回来了,她愣了愣神,然后开始翻找着手机,她知道打不通,可还是想打个电话给他

打开抽屉,发现抽屉里面放着厚厚一叠钱,她的心更加有些难过,阿凤拿着钱给了我妈,说是柱子留下的,大家都沉默了,试着打了一下他的手机,却还是关机状态

回到卧室,阿凤脱下衣服躺在床上,柱子常年在外打工,就过年回来一个多月,在这个家他的东西少之又少,他什么也没带走,感觉就像出去打工了一样,只是她清楚的知道,再也不会回来了……

慢慢平静后日子又回到从前,年也过完了,这个小村庄又开始平静下来,年轻人们陆陆续续的都离开了,幺妹和他男朋友也走了,果果还会时不时的问爸爸呢?

几个星期后,阿凤家来了工人,开始忙活起来,厨房,终于是要装修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